あさか

咸鱼审神者/长谷部沼绝赞溺水/手帐坑的边缘
不码字 不产粮 就一白食的(被打

【刀剑乱舞】联文 隔空审神者的沙雕本丸

*沙雕娱乐向

*和两位隔空婶婶的联文 无糖乌龙茶  Galanodel_en ,私设&婶间互动多

*基本都是由真实梗添油加醋乱改



第一章 隔岸观火,不亦乐乎

审神者是一个欢乐、沙雕同时令人头秃的工作。

如今顺利咸过了二周年半的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尤其是最后七个字。

遥想当年,我顺利爬过无数阻碍,翻过重重陡壁,好不容易拿到了时政总部的审神者入职绿卡,胸口戴着大红花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周防国本丸木门槛的气势,把隔壁邻居家的小孩都羡慕哭了。

可谁知道,我来的竟然是这种偏远地区!感情就是被分配支援地方建设工作的小白shu……不,光荣的公务员啊!

话说回来,还是得要怪这时政——豪华海景天守阁,入职即送天下五剑和传说中的平安神刀,大阪城地下宝藏任你挖掘,收入过万不是梦!这样的宣传试问谁会不心动?况且这本身也不是虚假宣传,只不过我现在连五险一金都没得保障,所以也只能被迫做上了政/府压榨劳动力的勤工俭学岗位。

多亏了这个只是处理杂活的兼职岗位,我才得已光明正大窥探全能近侍兼助手压切长谷部的盛世美颜……咳,当然更重要的是结识了来自各个时空四面八方的审神者,让我获得了非同一般的友谊同时也提高了自我修养以及处理事件的……

什么,你说我是X歌搜索直接复制的审神者实习心得体会1000字?

第一句话可是我发自内心的感想,谢谢。

而且后面的话说的也没错,处理杂活的日常免不了和其他的审神者打交道,比如——

“编号C017本丸审神者来电:我家的狐之助又偷吃了油豆腐,是不是你们政/府的狐之助出厂设置有问题啊,这已经是今天第三盘了!”

……唉,我家的还得喂油豆腐味营养膏,您可省省吧。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是为了得到微笑服务评比活动的奖品,我还是只能硬着头皮上。

“编号S926本丸审神者来电:今天5-4又沟了,你们是不是故意不让没有点送福利的后入职审神者捞不到三日月啊!”

微笑、保持微笑。

……

“编号B228本丸审神者来电:本丸的大门又坏了,申请公费整修。”

好家伙,这位审神者的声音听着甚是耳熟,这个月第几次了?

我哗哗地翻着长谷部递过来的登记花名册,果不其然,这个化名叫“七”的审神者,已经是本月第八次来申请修门费用了!

这都比名字次数还多了,您可真是很棒棒哦。

就这样,我自然记住了这位常客,并且与她结下了一段孽缘。

 

“叮咚叮咚——”

我不耐烦地再次按下这座B228本丸的门铃。

从门内传来哐哐两下撞击声,门被震得颤颤巍巍地移开了一条小缝,只见门后的那审神者整个人都快要贴上去八爪鱼似的扒住门框使劲往外猛地一推,本就不牢固的门哐铛应声而倒。还好我的近侍和我一起秒速发挥了自满的机动往后闪了几步,才免于惨剧的发生。

“咳……咳咳……”本丸内的审神者“七”一边夸张的用手扇着浮起的灰尘,一边示意我往里走,同时还不忘对着她身后的压切长谷部念念有词。

“开门这种事情,就不能来帮我一下吗长谷部……”

“主,您已经下令禁止我碰本丸的门了,况且上一次不·小·心·触·碰到了您设下的防御咒符是臣下的不是,还请责罚……”

“……好了好了,知道你很委屈了。”

啧,上次大门明明就是被你压切坏的,又是仗着宠爱,知道我不舍得罚你是吧,她小声嘀咕道。唔,虽然还是被我听到了。

我无视了这一情景,面带职业微笑地双手奉上了我的名片。

“我是来自时政总部A017本丸的朝霞,奉上级的要求前来查看这边的情况,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可是跨越了世界线来找你的啊混蛋。知道时政已经盯上你了吧。

“朝霞前辈,请往这边来。”

她转身向前走给我带路,转身的那一瞬间露出了身后神色一脸凝重的长谷部,我向他递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放心,你家审神者不会遭殃的,顶多就是小判箱会空,博多会哭。

“阿嚏——”在隔壁房间的博多打了个喷嚏。忽然有了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刚买的股票跌了吧,他抽了两张纸巾心疼的擦着被喷湿的电脑屏幕,无语凝噎。

“朝霞即为初升的太阳……”走到会客室还有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路程,我就顺便在廊道上跟她唠嗑起了我名字的由来。

虽说起了个朝气蓬勃的代名,本人确实是条货真价实的咸鱼,谁让周防国的名物特产其中之一——是盐呢。每当我理不直气也壮地回答此话,革命战友长谷部总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痛心疾首的说主上您清醒一点啊烛台切带队的远征大部队归来刚捞上来的新鲜太刀鱼都不带盐渍的。

“就是这里,请进。”我的思绪被七的声音打断,进而看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嗯?”

我一侧头看到了茶室内的另一个身影。

“就是这样…….那个,因为一些原因,我基友…呃,邻国的审神者也在这边。”

“不用解释了,就是因为上次你突然飞过来撞坏了我家墙壁还没给我修理费所以这次请我吃饭作为赔礼罢了。”

坐在茶室内的审神者开口道。

“不要那么直白的说出来啊喂!”一脸吃了瘪样子的七向她吼道。

等等,那不是跟我穿过一套运动服做过同一套广播体操的老同学嘛!

空气突然安静。屋内的审神者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有些奇怪的转过了头,正巧跟杵在门口的我对上了眼神。

“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呸,不自觉就说出来了。

确认过眼神,是老乡——

峰回路转,气氛瞬间从我来严肃视察审神者七的本丸变成了热情昂扬的老乡见面大会,美其名曰走近基层审神者日常生活。

“哎呀,真是没想到,你还是来当审神者了啊,现在化名是叫……雪?”

我毫不客气地拿起茶几上精致摆盘的草莓大福,吧唧咬了一口。

画面回到一年前,我还是个兢兢业业工作,该肝活动就肝活动的敬业秃头审神者,当时我还傻呵呵的逢人就安利“审神者了解一下”,其中就包括了这位新上任不久的审神者雪。当然结果可想而知,我这辈子就没有安利成功过。

而现在的我满脸揶揄地瞅着面前的那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很诚实的新晋审神者。嘿,真香。

待我们从几年前的八卦小料聊到前阵子七刚回本丸就被弹出来门还被压切了的悲惨事迹,在对面的阴郁眼神的胁迫下,我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从和服羽织袖子里掏出来一个记录本,在上面圈圈画画了几下,“请您对本次服务进行评价。”

我把本子摊开来,示意七填上最后一栏的空格。

看着她的眼神和微微颤抖的笔尖游走在最后的选项,我悠悠地扔下一句,“敢给差评就莫得下一次了。”

看到她明显是噎了一下的表情然后迅速的在好评上打了个圈,我心满意足地从她手中抽过小本本,行云流水地收进袖子里,顺便眼神示意了一下守在门外的近侍准备打道回府。

“多谢款待,以后常视频灵力电话联系。”我拍了拍她们两人的肩膀走出了本丸,审神者雪远远的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

 

回到自家的本丸的工作室,我打开手里的公文包,从中掏出一小叠文件放在桌子上。长谷部从门外端进一杯乌龙茶,顺势放在桌子上。

稍稍叹了口气,我抖擞精神般的伸展了一下胳膊,“开始工作咯。”

一直默默不语的长谷部却在此时清了下嗓子出声,“主上,刚回来不久,要不要先休息一会?”

“你看我这边都堆了多少工作了,再不抓紧点可不行啊。”我拎起桌上叠着的两沓文件掂了掂,暗示长谷部我不用休息了。

“……我也来帮忙。”

我从笔筒中拿了一支笔递给长谷部。

气氛渐渐沉静了下来,屋中只剩下手指触碰纸张摩挲的声音,笔尖落下的沙沙书写声和两人的鼻息。

陶瓷茶杯被放在了右前方手能够轻松碰到但又不会妨碍工作的位置,氤氲热气包裹着茶的芬芳袅袅轻拂过鼻尖,我稍稍抬头,坐在对面的长谷部似乎还没注意到我的视线依旧在奋笔疾书。不断蒸腾的热茶的白雾像是在长谷部俊朗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纱。

其实自己也并不讨厌现在的生活吧。

窗外一阵风吹过,几片樱花瓣从窗牖飘落进来,翻滚几下停留在了手边。

是时候该拿出点作为前辈的样子了。

评论

热度(8)

  1. 21克あさ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