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さか

咸鱼审神者/长谷部沼绝赞溺水/手帐坑的边缘
不码字 不产粮 就一白食的(被打

[刀剑乱舞乙女向]琥珀

*CP一期x婶

*给群里小可爱 @猫田琥珀 的文 取名简单粗暴

*昨天入梅啦(其实临近期末考试日码两百十几天的产物)



是夜,被淅淅沥沥的夜雨声吵醒的审神者叹了口气。节奏规整的雨声诚然是伴随入睡的天然安眠曲,但是对于生来就睡眠极浅的她来说梅雨季就是一场灾难——不仅是每晚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眠,那湿漉漉又黏腻的空气肆意包裹侵蚀着这个世界每一个角落,从衣裙到发丝间仿佛像是永远被印上了水痕一般。起身离开被榻,为了不在夜半打扰到已经休息的付丧神们,她轻手轻脚地推开纸门,点上一盏手提的小油灯,灯火朦胧,照亮了这片小天地。

伫足于木质的行廊,深深吸上一口气,经过雨水洗刷的空气格外清新,胸口的烦闷不知不觉已消逝大半。

少女正专心思索着明日所需要完成的各种任务,转角处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

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她看见了在那一边的一抹水蓝色的身影。

那是她引以为豪的近侍,是在她任何需要帮助的时候的得力助手,同时也是教导她成长的严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那在漫天樱花飞舞散落尽显现出的高挑纤瘦的身影,与生俱来的翩翩风度,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脸庞,蜜糖般温润的眼眸倒映出的,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景色。

她第一次庆幸起了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名字——能联想到他的瞳孔颜色的“琥珀”。

也许是新上任的关系,对一切都不熟悉的审神者自然也就依赖着一期一振,从战场到本丸的内务,甚至在只需一人批阅公文时也会扯上他一同待在房间里,从而在乏累之时能够正大光明地瞄上几眼自己的近侍,美其名曰增进与属下的良好关系,并且还可以让他帮忙检查是否有疏漏的地方,这样秉承着极强责任感的一期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推辞的了。

习惯于一帆风顺的日子,以至于在那日,一期一振所在的第一部队紧急回城,而作为队长练度最高的一期身负重伤。少女跌跌撞撞地冲进手入室,那无论何时都不失仪态的付丧神如今无力地平躺在床铺,她在他脸上看到了不曾见过的神情——那似乎不是因身体的伤口引起的疼痛,而是另一种她看不懂、从未触及到的遥远的记忆。想要尽力地减轻他的痛苦,少女生涩的运起灵力,绞尽脑汁回想着他曾手把手教给她的手入方法,因太过急切甚至直接将纯净的灵力直接覆在刀身的裂痕上,直到那些痕迹被一点一点修复。

她伸出手轻轻抚平一期紧皱的眉头,看到他似乎放松下来了,这才松了口气,因消耗了过多的灵力,困倦疲乏像潮水般涌来席卷全身,倚在床头失去了知觉。

心头如被烈焰炙烤,一层又一层蜜般厚重的树脂滴落,密实地包裹、封闭住萌动的情愫,晶莹通透而纯净,又被深深藏匿于心底不被任何人发现。

……

从转角经过的一期一振看见一个人在走廊的审神者并没有表露出惊讶的神情,可能是因为自己经常睡不着就会出来闲逛的原因吧,她想。

他在走近时低声向她道了声晚好,此时一期已经换上了寝衣,第一次见到他身着传统的和式浴衣,灰蓝色的衣身衬托出姣好清秀的面容,少女不禁联想到了庭院中在细雨笼盖下盛放的紫阳花。

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裙,蕾丝花边的吊带衬着她洁白的肩膀,沐浴在蒸腾水雾透过的月光朦胧光晕之中。

一期赶紧脱下了自己随手带上的羽织外套,披在少女身上,在接过她手上的有些烫手的提灯时不经意触碰到了她冰凉的指尖。

少女因为肩上突如其来的温暖而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一期有些责备而又无奈的目光。

“出来的时候忘记穿啦。”她无辜的眨了眨眼。

一期总是拿她没办法,不论是耍小聪明也好,撒娇也好,只要瞟见少女有些委屈的小神情,就立马缴械投降,到了嘴边的责备的话语也都尽数吞了下去。

明明在自己的弟弟面前还是一副亦师亦友的大将风范,怎么到了自己面前就成了像是要糖吃的孩子呢。

不过他也不讨厌这一点。

或者说,在心里是有些欣喜审神者能够如此信任、依赖他。

雨还是没有要停的迹象。前些天刚在屋檐下挂上的风铃伴随着雨声被风吹得叮叮咚咚响。

一期稍稍舒缓了下久坐而有些麻木的双腿,起身想要回房间里换上新的灯油,没料到少女忽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糟、糟糕。

身体先于意识本能地抓住了一期纤细的手腕,倏地打破了静寂。她就听见脑中嗡的一声,外界的杂音全都消失了,只能感受到从掌心传来的温度和自己紊乱的心跳声。

又一次搞砸了。

少女懊恼于自己幼稚的行为。深夜时分,不让本就义务陪着她熬夜的近侍去休息,于情于理都是添了麻烦的。

她有些尴尬,悻悻地放下手,脑中思索着如何向一期道歉。还没等她话说出口,对面之人却轻笑出声。

“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陪着您。”

像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少女稍微清了清嗓子试探着问道,“坐着多没意思,去走走吧?”

一期默许般点了点头。

地点无非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本丸廊下,但是她觉得到底还是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在她身边的一期,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在她的后方半步的距离,意识到这一点足以让她悸动不已。

一期侧头注视着因道路狭窄紧挨在身旁的少女。这个角度能清晰地看见她轻颤的睫毛,眼中闪动着不知名的光芒,还有不知是因紧张还是激动而有些急促的呼吸。

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藏不住自己的心思啊。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日子来她对他的“特别关照”。

从最开始低头检查文件时偶尔能够感受到来自她的视线,到某一天出阵前她扭扭捏捏地将一个白绢金线刺绣的御守悄悄地塞到他手中,他对她道谢时她那灿烂的笑颜,一期觉得自己仿佛获得了至宝。这个有如琥珀般明朗的笑容,值得他拼尽全力用一生去守护。

第一次的重伤昏迷,醒来就看见趴在床榻边的审神者,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袖口,仍凭他怎样都不松手。还有散落一地的工具,不用想象就能知道当时她有多慌乱。

明明是自己的疏忽……她怎能将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他也曾迷茫过,从梦中惊醒过。

不过不久之后,他就完全的抛弃了这个念头。

越过熊熊大火,恍惚中他看到了遥远尘封的记忆中,曾有过几面之缘的北政所夫人。

端庄清雅,温婉而大方,不论陷入何种境地都如傲松般坚韧,又如流水般进退自如。

她一定能够像……不、远远不止。

眼前是少女单薄的背影,在她身后背负着的,是这座本丸,是厚重的历史交予的使命。

待一期回过神来,手中的提灯恰好熄灭,灯芯还闪烁着快要消失的星火。

静谧的夜晚光影交错浮动,将影子映照在竹帘上。两人并未相视,像是在考虑着各自的事情一般。

不觉夜雨早已停止,偶尔有在屋檐缝隙中汇集的雨滴滑落。湿润清新的花香裹着泥土的芬芳飘过鼻尖,他伸出手勾住了少女的小手指。

绛紫色的夜空,云层散尽,显露出了一轮明月。

明日一定会是晴天吧。


(´▽`)

与你一起的第三个国宝纪念日⁄(⁄ ⁄ ⁄ω⁄ ⁄ ⁄)⁄
(学校的紫藤快要开了准备把微单扛过去拍拍拍

磕磕碰碰迎来了两周年..!(´;ω;`)
感谢一路的陪伴w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一次兼顾吃喝玩乐和圣地巡礼的旅行2018.1.24~1.31

发布了长文章:一次兼顾吃喝玩乐和圣地巡礼的旅行2018.1.24~1.31

点击查看

京都刀剑御朱印 めぐり +福冈市博物馆+佐野美术馆+德川博物馆 _(:з」∠)_写着自娱自乐

第一次尝试胶带画!
线稿临摹设定集_(:з」∠)_小宫太太和hsb是宝物(´;ω;`)